目前最長的一篇??????哇阿~打好久~


                              [第三章 下]前奏&戰鬥          [2012/03/30~04/02(作)]

 

     

   在一個空曠的空間。。。。。。

 

  「為甚麼他們會讓我們恢復控制??」亞洛塔現在滿臉是問號,第一次有這種事,以前都是直接就到底,現在的事讓他很不解。

 

   「誰知道,反正不是好事就對了!」銀孤開始發牢騷,頭上能看到很清楚的十字路口。

 

   「呿!」夜魑也明顯的表現出不爽的表情了,和大家一樣也感覺到了不安的感覺,他討厭這種不安,能清楚知道這種不安將是非險的前奏。

 

   「夜魑~好久沒見到你的不爽表情了~」某個看似遲鈍(本身也是啦)紅髮女孩笑嘻嘻的對著靠在牆邊的男子,(某:你夠了!!)凡夜就坐在那個大鐵門前,從表面來看她似乎一點都不覺得不安,不過這群人都知道她也清楚感覺到了那種不安。

 

 

  「你這傢伙!!在這種時候不要笑嘻嘻的!」夜魑非常的無奈又頭疼,凡夜絲毫不怕他身上的那股自然而然就會放出的陰暗氣息,是的,凡夜和雷月他們兩個都對他的氣息完全不在意,明明這氣息應該是會讓別人不要隨便接近的,但這兩人卻都……他對此感到很無奈。

 

   「是~是~夜魑”哥”~」凡夜乖乖(?)的聽話了,至於那聲”哥”全都是她的怪異習慣”認家人(?)”,當然僅限她所喜歡的那群人 (诶!!!),對他們也真的當成真正的家人看待,不過是有時叫有時不叫。

 

    夜魑沉默了……這時雷月突然說了一句「……凡夜…你為甚麼沒被控制?」一向很愛胡搞瞎搞、一點都不正經的她,突然變的異常的安靜,這次她完全確定了凡夜不受那些混蛋控制,然後下定決心(?)問了出口。

 

    聽到雷月的問話凡夜不由的抖了一下,這時大家都轉過頭看著這位有著奇特髮型的紅髮女孩,裡面有人也發覺到了但也有人沒發覺,總之大家都用疑惑、面無表情(?)、質問等眼神拷問著(??)凡夜。<零夜:呃……>

 

    凡夜看是不能不說了,只好老實的招出「嗚…那個…其實我也不是很了解,你們也知道我比你們早就被抓到這裡,一開始也是和你們一樣被控制住,當然你們來的時候我也還是一樣,只是不知道為甚麼不久之前有一次的召喚,我雖然感到疼痛卻沒被控制……然後就持續道現在了,我也有阻止你們喔!但是我……嗚那個,對不起,沒跟你們說……」低著頭喃喃的道出。

 

<那個阿…前段時期被控制時都不會有任何意志,久了之後就…。

還有來的順序是:凡夜2歲時來的,當凡夜3歲時阿默【9】冰【7】羽【3】來的,而雷【7】/魑【7】/孤【7】-在阿默他們來的3個月後到的,蔚【6】亞洛塔【5】在雷他們之後的4個月後來的,至於寵物怎麼來的…我不知到…(遭毆)>【就連是我自己打的…也看的好亂…】

 

     大家沉默了…好好人(?)白羽這時說了「…沒關西…不過為甚麼你還要跟著過來……」凡夜繼續沉默著,不過大家顯然都知道原因了。

 

     年紀最大的默狼突然感受到一種目光,迅速的看相目光的主人-淡-,與他互瞪(??),從那雙眼能看到些許的感情,因為太少了很難去知道那些是甚麼,默狼沒去在意那些,他想從他的眼中看出甚麼情報來,看來淡將他自己的心封住了,沒得看出。

 

     「你們是怎麼了~~不這樣喇~~亞洛塔不喜歡這樣沉重的氣氛」亞洛塔不知是因不解事情問題還是真的不喜歡這樣沉重的氣氛,開口對大家唸到。

 

    「對呀~別這樣了,轉換下氣氛吧。對了阿默你有看出甚麼事嗎?」蔚對著默狼問到,她有看見默狼一直和上方的男子互瞪,她好奇默狼是否從白衣的男子-淡-那了解到甚麼將會發生的事,結果換回來的是搖頭和嘆氣,蔚的期望落空了(?)所以自己也嘆了口氣。

 

     「……大家……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凡夜像是知道甚麼般的正要告訴大家,當她們正想仔細聽時卻聽到一個很噁聲音(?)從上方傳來,每個人(?)都打了個寒顫,然後抬頭看向上方…。

 

    上方的玻璃後面出現了……<呃…我不想再說他長怎樣了…自行去翻第三章-上>一個從沒看過的死胖子……。

 

    【賊哈哈哈哈~~~我的孩子們呀~~做好下個實驗的準備了沒~~~賊哈哈哈哈哈~~~】胖子…呃…P用麥克風(?)對著下面的孩子們說道,然後用它那噁心的聲音一直笑著。

 

    大家目前的想法都是跑出去大吐特吐,然後冒出的是想法和心中的吶喊『這死噁爛的傢伙是怎麼出生、活在這世界的呀!!!!?……還有它是誰阿阿阿!!誰是你的孩子阿阿阿阿!』大家的臉色都變的……連白衣三人組都……。

 

    「…可惡…那個噁爛的……」凡夜帶著厭惡、不屑、害怕的神情望著上面,原本坐著的姿勢早在出現那個P時就變成了蹲著的備戰姿勢,身體為微顫抖,緊戒的觀察著四周。

 

     雷月和冰月在聽到凡夜的話之前就發現她的不對近,當聽到凡夜的喃喃聲時就異口同聲的問「你知道它是誰???」

 

     凡夜臉上的嫌惡加深了,她非常不削的說道「就連XX生物都比那噁爛的生物好太多了!!那東西(?)名字叫*塔嘎朴˙P,他是這些實驗的做主人也就是類似大魔王的東西,不過說他是!!!絕對是侮辱大魔王這稱呼,還有我是怎麼知道的…我就是被他抓來的,他真的很卑逼很混帳,因有幾次他把我去看他做事所以他的惡行我都見過……。」大家都能看出凡夜非常的厭惡這生物,大家似乎都知道這噁爛的生物的身分,但還沒等凡夜繼續說,P的聲音又傳來了。

 

<零夜:那XX是甚麼呢~就像是很另人厭惡的東西,至於是甚麼我想不到所以自行想吧~>

 

   【我的孩子們阿~馬上就要開始了呢~賊哈哈哈哈哈~~】P又在那邊用它噁爛的聲音大笑中,然後他用它那小小的眼盯他最熟析(不要阿!QAQ~)的那小小身影-凡夜,【我最心愛的孩子你過的好嗎~賊哈哈~好久不見了呢我好想你呀~~似乎沒長高阿,還是幼稚園身高(?)嗎,賊哈~反正你也不會長高了賊哈哈哈哈!!!】。

 

   『我可一點都不想你也不想再見到你!!』在心中怒吼完,然後凡夜無視他說的其他話,然後對著P大吼【你到底要做甚麼!!】,她現在是處在完全的備戰狀態了,瞳閃著緊戒、憤怒的光芒,身子維持蹲著的姿勢,然後將身子往前微傾壓低,準備再發生事情的第一時間就做出動作,接著她壓低音量緊告他的朋友們「大家小心點!接下來就像我們感道的不安一樣,或說更加的危險!!千萬不要放鬆!」緊戒的目光掃過房裡的任何一個地方。

 

   每個人本來就開始緊戒了,聽到凡夜的話更加小心了,冰月和默狼與凡夜一樣觀察四周任何一點都不放過,其餘人也都處於備戰狀態緊盯著上方的P與白衣三人,準備在他們亦有動靜就開始動作。

 

     P臉上盡是那噁心的笑容,他將一個機器拿起來一按……。(轟~~~)就在銀孤、亞洛塔還有蔚身後的牆壁分裂了,三人一發現趕緊跳開,轉身和其他人一樣緊盯著那分裂開來的牆壁。

 

     )這樣的一聲巨響,2秒後三個巨大的身影從那洞跳了近來,(~轟~)在一聲巨大身影後面的們關閉了。

 

     【嘎吼~~~~/唧ㄤ~~~~/噁~~~~~】三隻大獸一同嘶吼著,第一隻是獅/狼的合體;第二隻則有著鷹/龍的合體;第三隻呢則是有著鯊/鱷/蛇的合體,微微浮在空中。他們身上都佈滿鋼鐵,看似是機器獸其實不然,動物經過實驗合成在加上鐵器(加工?)合成。

 

<。。。好啦~我承認第三隻的聲音是學賣快(Minecraft)的疆屍的聲音……>

 

     「這這這!!!!甚麼阿阿!!!!」銀孤、亞洛塔、白羽驚了;蔚、冰月、默狼、夜魑的表情怪怪的;雷月、凡夜眼神閃亮亮『超帥帥帥帥!!(此乃兩人心聲)』,不過凡夜在眼神閃亮外還有憤怒、厭惡的意味,當然(後面兩個情緒)是針對那位P的所作所為。

 

     默狼大喊「大家不要呆住了!快點動作!」因為是裡面最大的,也是最穩重的,所以大都有他來點醒大家。不用默狼說,早就準備好很久的凡夜身影一瞬,下一秒出現在獅狼獸的腹部邊,用力的一踢,【嘎!!】將獅狼獸踢飛了點,「嘖!」凡夜落下地面身體稍稍一偏,似乎身體有些不適。

 

     白羽發現凡夜落下時身體有點不起眼的晃動,擔心的叫道「凡你沒事吧!!」,「沒甚麼!」凡夜迅速回答,咬牙繃緊身體忍受著微微發作的病『還好,直接發作』,「凡!小心!」亞洛塔大叫手上出現了短杖,短杖上面的一顆淡橘色的小球發出光,然後正要攻擊凡夜的鯊鱷獸被鐵鍊纏住而挺下攻擊。凡夜乘機穩住身體跳開。

 

    默狼、雷月身影一閃,衝向被綁住的鯊鱷獸,【噁~~~】鯊鱷獸才掙脫出鐵鍊,就被衝上來的默狼和雷月一人一腳踢上與鷹龍獸所在的高度,然後冰月也跳到鯊鱷獸的正上方,重重的一腳踩下去,在鯊鱷獸離地面沒多少公尺時,用力一踹跳開了,【轟!!!】因三人的攻擊鯊鱷獸已經砸下地面奄奄一息了。

  

 <默狼、雷月、冰月勝~!(別問我說位甚麼那麼短…QAQ~我不知)>

 

    【唧ㄤ~~!!】鷹龍獸看見一個同伴一下就被打倒了非常的憤怒,一個盤旋瞄準亞洛塔俯衝攻擊,將嘴裡匯聚一顆炙熱的火球吐出,「亞洛塔!!」蔚將亞洛塔一把抓起跳開了,火球砸在亞洛塔原本所在的地方,鷹龍獸也緊跟著到來,牠一個展翅避開了砸到地面的危機。

 

  亞洛塔對蔚說了一聲謝謝後,舉起短杖在自己的頭上匯聚一顆巨型水球,然後將短杖一揮,水球頓時飛向鷹龍獸。蔚也在手中聚集一顆雷電球,在亞洛塔把水球砸出時,將雷電球甩進水球裡,與水球融合一起飛向鷹龍獸。

 

    鷹龍獸之道不妙所以展翅躲開了,但白羽早準備好了,右手對著電水球向前伸,像抓住了甚麼一般緊緊的一抓,那顆電水球神奇似的停在半空中。接著白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右手揮向鷹龍獸所在的方向,接著電水球就這樣飛向了鷹龍獸,鷹龍獸顯然是嚇著了,但還是展翅躲開了,不過阿~白羽可沒那麼簡單,右手緊緊的對著鷹龍獸,絲毫沒有偏差。沒多久,鷹龍獸就被電水球砸到而落到地面。㊣三人擊掌㊣  <蔚、亞洛塔、白羽 勝!~~>

                 *來鏡頭轉邊*

    獅狼獸在被凡夜踢飛後,就爬起來撲向離自己最近的銀孤。銀孤謹慎的跳開,眼神緊盯著獅狼獸。夜魑瞬間一躍,出現在獅狼獸的側邊(凡夜踢的另一側),右手一拳打像獅狼獸【嘎吼~~!!】。獅狼獸雖然再度被打飛,但馬上就穩住身體了。

 

     銀孤突然就出現在獅狼獸的右前腳不遠處,他手一伸,一個黑暗系的爪從他的手延伸出去,在抓住獅狼獸的右前腳後,想他甩飛出去。「嘿~凡夜~給他最後一擊吧~」雷月開心(?)的跳上天給了獅狼獸一腳踢向準備好了的凡夜,「嘖!」凡夜左手向前一劃把獅狼獸的身軀給停下了,然後右手接著一劃讓牠飛向兩個已倒下的同伴身邊。<銀孤、夜魑、凡夜勝~!(加~雷月亂入~  /(@A@)/ >

 

     「這就是這次的實驗嗎」亞洛塔疑惑,凡夜想都不用想就直接回答「絕對不是!…以那噁爛的絕對不會…只做到這地步」不過有點喘就是了。「還好吧?」默狼問到「恩,還可以…對了要小心他的下一步…絕對…不是…」凡夜正慢慢的回覆因微微發病而混亂的氣息。

 

      【嘎嗚~】獅狼獸發出低吟,「吶~你們沒事吧」凡夜突然對著合成獸們問道,【唧!?】「……我聽得懂任何一種動物的話,也能用你們的語言說話……」凡夜回答鷹龍獸疑問。白羽拉住了凡夜的手激動的問「你能聽懂動物的話??」凡夜搔了搔頭,不過還是點頭了「那麼好~凡夜教我(??)!」雷月拉住凡夜的另一隻手,白羽也熱切了看著凡夜。凡夜想了想「不知道能不能教耶……如果能教應該也只能讓你們能使用一、二種動物的語言吧?」。

   <至於凡夜的守護著們呢~血統是高貴的,所以能說人的語言…我不知道怎麼描述了…算了>

 

      【嘎阿阿阿!~~~唧!!!~噁!~~~】三隻巨獸突然慘叫,原來是被突然伸出的巨砲給消滅了(!!??),【賊哈哈哈哈~果然這三隻絕對不會是你們的對手,所以這只是熱身,真正的實驗你們馬上就知道了,賊哈哈哈哈~賊哈哈哈哈哈~】P混帳又在那邊笑了。

 

   『可惡的!!』此乃小朋友(?)們的心中怒吼,各各雙雙握拳、怒視P。

 

       突然每個人都感覺到刺骨的疼痛傳出來了「嗚!!」,【~那麼~接下來得實驗~~就是~~請~~互~相~吃~掉(?)~對方吧~】P笑瞇瞇(噁~)的的道。『甚麼!!』9個孩子各各都瞪大了眼,無法相信剛剛聽到了甚麼。

  

   <零:阿阿~~這個好像不是實驗?好吧~我想不到甚麼實驗了,反正這只是一段故事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平凡之夜 的頭像
平凡之夜

♉幻想♧

平凡之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