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失控戰鬥

                                                        [2012/5/5~6]

      【~那麼接下來的實驗就是請吃掉對方吧~】P噁心、惡質的聲音傳來,這句話對於樓下的小朋友們等於是再他們心中擲下了一顆原子彈。

 

   雖然那並沒停止反而加劇的疼痛感還在,但每個孩子都驚恐的互望,連平時最冷靜也是裡面內心、年齡最大的三人都一樣。亞洛塔痛得縮著身子抱著頭,努力擠出的聲音「…為甚麼……不…要…亞洛塔不想…嗚…」。心中的恐懼、不願意、不想傷害朋友使得亞洛塔留下眼淚。

 

      「亞…要撐住…不…可以放棄…不然…」凡夜也和亞洛塔一樣留下了眼淚,對於身上的雙倍的疼痛感讓自己快無法保持清醒,不只是實驗帶來的,還有自己本身的病痛,義識一點一點的退去,只見一隻腿已經跪在地上了,怒力的支撐自己,不然這樣就會被P他們控制,然後他們都會……。

 

   冰月除了撐著自己,也頂著自己心愛的妹妹「哥…」。雷月收起自己愛玩的特性,忍著痛處,冷冷的瞪著上面的人影。默狼甚麼都沒說,跟雷月一樣瞪著方。現在站著支撐自己的只剩默狼、雷月還有夜魑了。

 

      【賊哈~真有趣的表情~看你們能抵抗到甚麼時候~】P打了個響指,淡皺了皺眉頭,遲疑了一下但還是按下去了。丹已經該始微微發抖了,雙手摀著臉。芽一直盯著,手握得很緊,因為P很專著的看著下面,所都都沒發現他們三個怎麼了。【果然是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一群孩子們】P的眼神透露出興奮的光芒。

 

   「阿阿阿阿!!~~」更高一級(?)的疼痛傳來,亞洛塔、凡夜、白羽出聲大叫倒了下去,冰月顫抖的手想去拉住白羽,但沒多久牠們三個就已經爬起來了。每個人一方面撐著自己一方面又疑惑的看著倒下去又自己站起來的三個人,雷月輕輕喚道「凡夜?白羽?亞洛塔?」。

 

      三個人一齊抬頭瞪向雷月嘴中都低聲唸著「殺…殺…殺…」,雷月心一沉,他看見了他們的眼睛,那是如此的空洞無神,原本那幾對明亮活潑的眼神向死去般的空痛,他咬牙的再度瞪著上方的P。默狼緊握雙掌,指甲深深的刺進肉裡流出了血水。冰月愣愣的看著白羽那空洞的眼神,憤怒直襲而來想要宰了P,但是這憤怒卻使得他失去自我倒下。

 

   「冰月!!」銀孤只來得及大叫出冰月的名子,自己就倒下了。接著繩下的幾個孩子也都一個個倒下,然後站起眼神空洞念著「殺」。默狼和雷月還保持著最後一絲絲義識,他們無助的互望對方,然後又望著眼前朋友們互相對視,就差一個導火線馬上就會展開”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血腥戰鬥。

 

       最後兩個也倒下了。接著響起的是P的瘋狂笑聲【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絕對不是在充字數!我發誓!)

 

      「嘻嘻嘻嘻~~~」雖然雷月的眼神空洞著,但嘴裡卻發出一陣怪笑,看就知道他完全不想對視,直接喚出自己的血武鐮刀,砍向了一旁的默狼。理所當然默狼沒那麼簡單,也喚出自己的血武鐮刀擋住攻擊,然後瞬間抽出腰間的雙手短劍刺向雷月,雷月抽身離開躉見的範圍。

而…雷月所發動的攻擊,引發了戰鬥……

       ………戰鬥開始。

       夜魑拿起長刀砍向銀孤,而銀孤也用黑暗魔力具成黑影刀子擋住攻勢,明顯的銀孤的力量跟夜魑比還是很弱,所以銀孤又做出了一個暗影爪揮向夜魑的腳,夜魑一越躲開了暗影爪,不過暗影爪直直跟著夜魑,他舉起劍一揮,一道血紅色月牙行打向了暗影爪將之破壞。月牙持續飛向銀孤,銀孤一躍躲過然後在背部做出黑色翅膀飛了起來。

 

      月牙狀的刀影直直的飛向牆壁,在用特殊材質做成牆壁留下深深的月牙型痕跡。

 

      一道影子衝向夜魑,夜魑有些閃躲不及手臂擦到了一些,原來是凡夜讓他的血武敖羽變化成爪器,「吼魯魯~」凡夜似乎成了野獸一般低吼著,眼神銳利的瞪著夜魑,身體成野獸攻擊的模式。

 

       【吼喔喔喔】凡夜的身型起了變化,慢慢的變成一隻動物-豹-,緊緊盯著眼前的夜魑低聲咆哮,獸爪上裝著敖羽變化的武器。P瞇著眼看著變成豹的凡夜,嘴角上揚(零: (抖))「果然,在她身上能成功,不愧是我看中的小鬼。喂!芽我給你的任務,把那些殖入她身體裡,這些年應該夠她吸收全部了,這成功了嗎?」眼睛還是沒看向其他地方,緊緊盯著前面的混戰,芽淡淡的回應「是,我全數職入了。」

<~3~能變任何動物是私心~~~~還有能說動物語言是自出生就會的…>

 

○    凡夜內心-敖羽擔憂的喚著:『主人……拜託你醒醒…』,沒用,不管叫幾次都沒有主人的回答,很擔心主人,這兒看不見一個一直存在的小小身影僅有的是一直在呼喊著的黯紅髮的女人。突然聽見一個小小的哭泣聲『嗚~嗚~』,她對這個聲音很熟析……○

 

        亞洛塔聚集了一顆火球將之丟向蔚。蔚也弄出道屏障擋住讓之彈射向天花板,然後又放出一道紅光射向亞洛塔。亞洛塔跳開,紅光射向白羽,白羽瞇眼看著紅光射向自己,手一揮,紅光打向白羽身後的牆留下個大洞(差異點就全破了~3~),然後白羽喃喃的唸著甚麼,亞洛塔和蔚的身旁都出現冰錐。

 

     亞洛塔再度召喚火屬性將之融掉,蔚則是照出現將冰椎纏住甩了出去。冰椎射向正在三人互K(???)的雷&冰&默(??)的戰場,冰月劍一揮將其給打碎了。雷月一樣「嘻嘻嘻」的將鐮刀往冰錐的方向一指,其便變灰(??)了。默狼則用短劍將之轉向攻擊背後的夜魑,夜魑跳開然後阻擋攻擊過來的凡夜。

<怎麼著…你們三人怎麼都是鐮刀阿!!(抱頭)我也想要鐮刀的說(悲哀)>

        默狼揮舞著鐮刀衝向了冰月,冰月將長劍轉換成了鐮刀擋住。雷月一個箭步舉起鐮刀揮向兩人,默狼冰月即時分開,雷月貌似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诶?)。

 

○    雷月內心-凱歇斯煩躁的大聲罵到:『喂!笨蛋雷月!你這個廢物!怎麼這樣就被控制了!快點回來!你個白痴!不然我就要奪取你身體權了!你聽到沒有!』,這兒只看得見銀色的男孩,卻沒有那個銀白色身影……○

 

      雷月頭上出現一個闇影爪,雷月舉起鐮刀擋住暗影爪,但使用闇影爪的主人並沒有打算就這樣放過她,然後雷月的背後出現了暗影劍飛向了雷月,她也發現了並加大力量把暗影爪打了出去後躲過了暗影劍。

 

      凡夜又變成虎然後將虎爪打向眼前的夜魑,夜魑舉起長刀抵擋,然後另一隻爪子也揮了過來,凡夜變得老虎體型是小的,所以夜魑的長刀順勢一揮將虎爪打開,就跳起來躲過另一個攻擊。

○敖羽衝了過去:『主人!!』,一個紅髮的小女孩蹲在那邊哭泣,敖羽衝過去抱住了她,但小女孩只是哭泣著,像是沒感覺到敖羽一般……○

      突然凡夜變回了人型,將血武收了起來,其他人也同一時間將血武等收起來,然後整個空間都彌漫著說不出來的力量,接著這力量突然爆散了開來,整個房子因這股力量而倒塌、崩裂。

 <戰鬥甚麼的好難打(抱頭)>

---先將轉鏡頭到寵物那---

 

      果凍小姆「姆~姆」擔憂的對著紫霧詢問,紫霧擔憂看著實驗室的方向然後回答小姆「小姆,我真不知道……」,她煩躁甩著尾巴,她絕得有不好的是要發生了。果凍小空「嚕嚕嚕嚕」的急切叫著,厄瞪著小空「我們都感覺得到!閉嘴很吵!」,小空嚇得躲到紫霧的背後。沃夫怯怯的看著實驗室低聲嗚噎,星鳴和凡夜的寵物們一致沉默的望著實驗室。

 

       突然「轟轟轟~~~BOOM」巨響傳來,震撼著獸們的耳朵。炎樹大叫「研究所倒了!!」,聽見這句話獸們全部望向研究所。星鳴瞇著眼望著被毀了的研究所上方的幾個黑點「那是甚麼…?」,風嵐一看就大叫「不好!主人他們都失去控制在互相打鬥!!」。

 

      「甚麼!?(嗚?/姆?/嚕?)」大家異口同聲的大叫(厄除外(汗)),魔虎急切的說道「我們快點過去吧!」,紫霧搖頭「等一下!不能茫然的就過去,那便一定很危險,我們就算了,但這幾個孩子就……(指著沃夫和兩隻果凍),所以空鷹、哲心還有九尾(血狐)跟我留下來,還有我們會帶她到那個躲藏點,快回來,大家都要小心,就這樣,走!」,紫霧帶頭跑離了,其他五隻跟上。剩下的己之一齊跑向了那9個孩子的方向。

 

------轉回去--------

     九個孩子沒有人有任何動靜,只是靜靜的落到地面。

 

○    雷月內心-凱歇斯看的躺在地上的銀白身影「果然是個白痴…」○

 

     「吼喔喔喔喔喔!!」九個孩子突然的大吼,緊接著,一個個都放出強大的氣息威壓著四周的一切。「可惡過不去」風嵐他們就徘徊在離他們1公里左右的地方。

○銀藍髮的影子緩步走向被抱住卻還是在哭泣的孩子……○

       九個孩子開始毫無目的的破壞,想把任何地方都毀了似的狂轟,丟火球的丟火球、放決招的放決招(我是真的沒梗了…),反正就是毀了很多東西。

<阿阿阿~~~享不到了阿!!!腦子全亂>

○凱歇斯:「哼,所以說你永遠都是白癡」,手上有一種不知名的氣息,然後伸向銀白色身影……○

       突然雷月停下了她的開心(?)破壞之旅(??),就這樣閉上眼佇立在那邊,當在度睜開時,那空洞的眼神有了生氣,紫色的瞳慢慢轉為紅色,銀白色的頭髮漸漸變成銀色夾雜著紅色。

 

      他輕笑著「那笨蛋就算被控制,還是破壞的那麼開心,唉~所以說他是神經病耶沒錯吧。」,他飛高了一點,環顧四週,看著其他的孩子瘋狂的破壞這裡的任何事物,「恩…要怎樣能把他們的義識喚回,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就直接去吧」凱歇斯直接放棄思考,就這樣直接過去一個孩子的所在地,怎麼說呢這點良人真的很像呢。

<不要打我阿阿阿!!!你去找你家凱歇斯!!!!((是說他男女?@A@?>

 

     「喔呀~第一個目標是白羽」凱歇斯飛過去一段距離後,看清了是誰。白羽發現了凱歇斯,便聚集個大冰錐往他的方向射去,體積雖大但速度不減的朝凱歇斯飛去了。他吹了聲口哨,身形一閃便到了白羽身後,手刀輕輕一砍,將白羽給打昏了。「恩…接下來改怎麼做呢」讓白羽靠著還未被摧毀的樹坐著,在想要把她放在這裡還是要怎麼做才好,旁邊突然跳出一隻紫毛貓,凱歇斯注視著她。

<不小心就打上了某鳳梨的語調了(抱頭)>

 

      「恩~?這不是凡夜的寵物嗎。」凱歇斯看著紫貓,紫霧抬頭眉一抬用肯定但又不太確定的語調叫到「雷月?」,「紫霧怎麼了嗎」聲音從後面傳來,接著一個身影撲向凱歇斯,「姆姆~~」小姆哭了(诶!?),凱歇斯也就抱住小姆「哀雅是小姆呢~阿對了,我不是雷月…恩…是雷月但也不是雷月,該怎麼說呢?啊!就是我是雷月的另外一個靈魂”凱歇斯”,恩就是醬!」說完還自己點頭著。

 

      凡夜的寵物看了凱歇斯一會兒,一個個都嘆了氣,然後紫霧望見了在凱歇斯身後昏迷的白羽,一個箭步衝上去察看,「阿…只是昏了而已…她和牠(白羽&姆)就交給你了」凱歇斯將小姆放到沃夫背上,對紫霧說完一躍然後就飛走了。凡夜寵物嘆氣,哲心看了下「我跟著凱歇斯去看看好了」說完便跑了出去,「空鷹你背白羽,繼續前往那裡。」紫霧發現白羽沒大礙後,便讓空鷹背起白羽。

 

*    再凱歇斯飛向白羽的同時間*

○    銀藍髮的身影走到抱著哭泣中的小女孩的紅髮女人面前,敖羽無助的抬頭「艾斯卡托雷涅大人……」,被叫做艾斯卡托雷涅的銀藍色身影蹲下身,用手輕輕的撫摸小女孩的頭,小女孩哭聲漸漸的變成哽噎,「把小夜交給我吧…」,敖羽點點頭將小女孩交給他,然後就自己便離去了…○

 

      凡夜手原本聚集著各種屬性的球,準備射向地面的幾隻動物,「凡夜!」地面的動物大聲喚著,凡夜下意識的頓了一下但還是繼續聚集。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她身後,她髮上將已經聚集完成的屬性球打向背後的人影跳開,屬性球沒打中人影,凡夜沒看見人影便開始警戒。

 

      突然一隻手抱住了凡夜,她發出低吼掙扎著,發現無法掙扎出去便張嘴咬住那人影的手。人影任她咬住自己的手不管已經流血了,然後用另一隻手摸著她的頭喃喃的說著「沒事的,乖孩子…」,凡夜緩緩的放開了,她發出低噎聲然後便昏過去了。

 

       「…艾斯卡托雷涅大人!」凡夜的寵物在看到那人影時就大聲叫道,星鳴疑惑的問那是誰,月讀(血鷹)淡淡的告訴他那是凡夜的祖先,現在寄住於凡夜的身體裡,也是她的另一個靈魂知道他還存在於世的人很少,目前就我們和少數人知道,主人家的人也幾乎都不知道,能力、力量未知數,而且他也將自己的力量封印了。艾斯卡托雷涅抱著凡夜落到地面,「你們帶凡夜去找紫霧,你們叫厄跟星鳴是吧你們跟我來。」多摸了凡夜的頭一下才離去,星鳴和厄頓了一下才跟上去。

 

       艾斯卡托雷涅帶他們飛向兩個孩子所在的方向,那兩個孩子是冰月&默狼,他們瞪著來者因顧慮眼前的的男人所以沒有輕舉妄動,艾斯卡托雷涅看者他們然後對著兩隻動物說道「你們…能夠阻止自己的主人嗎?」。厄哼了一聲,一臉就是完全不是問題;星鳴先是喃喃的說我的主人是白羽我才不認冰月呢,然後才表示會盡力,艾斯卡托雷涅便點了下頭「那他們倆就交給你們兩個解決了,還有這個給你們就用這個吧」丟給厄和星鳴各一個東西就離開了。

<接下來大部分都打小艾…>

      再小艾離開後,默狼拿起短劍衝向厄,厄一個展翅就躲開攻擊,他不屑的用冷冷的聲音道「沒用的傢伙,就這樣被控制了嗎?還要讓我來幫你,切」,說完便化成穿黑色斗篷的人。厄拿起小艾丟他的東西,突然它變成了一柄長劍,他抬了抬眉毛,然後向默狼那攻擊過去。

 

      默狼顯然被厄的那句法激怒了,拿起鐮刀就往他那揮過去,厄拿起劍阻擋,感覺不會很吃力讓厄感覺很新奇,他用力一推將鐮刀給推開然後跳開躲過他的短劍,落地後默郎從上方攻擊,厄冷笑了一聲一閃便到了默狼的背後,手一砍,默狼倒了下去,「哼,你還醒著的話還可以打很久呢,無趣!」卸著他的領子,厄將短劍插回默狼的腰間。

 

      星鳴在和冰月打鬥中,小艾給他的東西能讓他變成獸人然後給他一炳刀。跟冰月打居於劣勢,當冰月將長劍轉換成鐮刀揮過來,星鳴一瞬間跳開,便回獅子,嘴裡咬著那炳刀子,站在大石上看者四周,發現一個好地方後躍過去,冰月理所當然的跟上去,星鳴變回獸人形態拿著刀淡笑。

 

       冰月舉起鐮刀揮向星鳴,星鳴往上一躍,在空中轉了身。冰月沒擊中剛想轉身再度攻擊時被腳下的一大堆石子妨礙,轉身動作稍遲緩了,星鳴這時落地伸爪把冰月打昏,然後變回獸人狀態將冰月背在背上。

 

      厄冷笑「你終於結束了阿,看起來很狼狽嘛~」,星鳴哼了一聲不理他。兩隻動物帶著兩人走向了紫霧他們的所在地。當他們到達紫霧他們所在地,小艾早帶著其他幾個昏迷的孩子過來了。紫霧趕過來看看他們、幫他們治療。

 

      炎樹看了看四周發現少了兩個身影「哲心和雷月呢?」,紫霧這才發覺他們一直沒回來,「姆~」小姆失望的攤在那邊。小艾突然望向一邊皺了皺眉頭「你們呆在這邊。」,然後他就在原地消失了。魔虎和陽日閉上眼睛一會,突然的睜開眼齊聲大叫「大家都近洞去,有不尋常的魔力!」。

 

      其他動物也發覺了,大家都跑進洞裡。厄、魔虎、陽日、風嵐還有空鷹在洞口守著,然後打開防護屏障。紫霧將小姆小空還有沃夫三個孩子趕到昏迷中的八個小主人身邊,星鳴、焰龍、月讀、狂四郎還有時魔上前幫忙增強防護,最後紫霧、銀牙、法琰坐在最後面保護這幾歌孩子們。

 

       小艾直接瞬移到了不尋常魔力的發出點,突然發現哲心和凱歇斯正和著魔的P對視著,『『你們~~~一個個都別想離開!!既然你們想離開!那就去死吧!』』P陰沉的說著,背後是三個白衣人…不過那白色衣服已經被血染濕了。

 

      凱歇斯發現有人的到來抬頭看向飄在空中的人「你是誰?敵方?我方?」,小艾看著凱歇斯「我方,雷月另外一個靈魂。(這是肯定句)」,凱歇斯有些驚訝「你怎麼…」,還沒說完P就已經到了凱歇斯面前,哲心叼住凱歇斯的後領,躍到後面的樹幹上。

 

   「小鬼…你分心了」小艾看著一切淡淡的說,凱歇斯哼了一聲要哲心放開他,然後他召喚武器砍向走火入魔的P「你這不知道是誰的家伙不要插手,你去死吧死胖仔!」,P的手突然變成了刀擋住了血武,凱歇斯嘟了嘟嘴再加點力,想把P給按下去,『『你想都別想1號』』P的另外一隻手也變成了刀砍向了凱歇斯,「哼,你才是」凱歇斯用鐮刀彈開了他的攻擊順便將P給打飛,然後低聲唸了幾句飛出去的P旁邊出現好多柄劍向他刺去。

 

   「解決了~嗯哲心呢?」凱歇斯拍了拍手,小艾坐在樹梢看著凱歇斯「我讓他回去了,你叫凱歇斯對吧,做得還可以。」,凱歇斯疑惑然後一躍飛了起來,飛到小艾的面前「你到底是怎麼知道我是雷月另一個靈魂而且還知道我的名字?還你到底是誰?」,小艾淡淡的看著他「我是艾斯卡托雷涅,恩…可說是凡夜的另外一個靈魂。」。

 

      凱歇斯突然想到甚麼興奮的對著小艾說「你很強對吧!很強對吧!和我打一場吧!」(你真的和雷月很像诶你),小艾一樣是面無表情但卻無言了,嘆了口氣「現在是甚麼狀況你先搞清楚,現在馬上要離開。」,凱歇斯直接揮鐮刀砍向小艾,小艾已經轉身了,在鐮刀還沒碰到小艾時就被停住了,不管凱歇斯如何加大力量就是揮不下去、也拔不起來。

 

      「我說過了,現在根本不是時候!」小艾冷冷的道,突然凱歇斯的鐮刀消失了,然後凱歇斯的後領被小艾抓住「現在要馬上離開,告訴你他可沒死,而我也懶得殺他,這個島會被他毀了,不過最後他會死被惡魔殺死不得超生。」一瞬間就到了大洞前,風嵐他們發現是小艾後便放心了。

 

      小艾拿出一個手環「現在應該馬上離開,你們進去吧」,除了凡夜的寵物以外都是一臉疑惑,突然風嵐紫霧等動物一個個都消失了。凱歇斯瞪大了眼「哇~他們呢?」,小艾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裡面。」,然後他走近洞裡把孩子都帶起來。

 

      「那個…我先回去了」頭髮變回了銀白色。小艾走出了洞看著天空嘆了口氣,腳輕輕一點便飛到高空,選擇了一個方向便消失在原來的地方,出現在某個大陸,小艾將孩子們放在一片森林裡,然後把手環掛到凡夜的手上後,便回到凡夜的內心裡了。

------P的下場----

       P瘋癲的笑者『『賊哈哈哈~你們一個個都別想離開』』,光亮釋出,【BOOM~】響亮的爆炸聲響起,整座島一夕之間消失了,他並沒發現孩子們已經被帶走了,沒多久低階惡魔到來將他大卸八塊,然後吃掉了。

-----這幕很噁心別看了所以轉回-----

    一隻噴火龍在森林裡散步一邊哼著歌「哼~恩~恩~,恩~那是?糟糕!」,當他發現不遠處倒地的孩子後,馬上從腰間取出了一個東西灌進魔力,然後他徘徊在這群孩子周圍,不讓任何動物靠近。

 

        沒多久一個影子變蹲在樹枝上「發生甚麼事了?鷲洛斯。」,鷲洛斯便急急的告訴那人影「主人!那群孩子……」,影子皺了皺眉頭然後命令鷲洛斯「帶他們回去。」,鷲洛斯體型變大將9個孩子放到背上,帶著他們離開了。

----待續------

6864個字(大驚)((過了之前說的5千...

差點就破7千了WWW不過不想打了...好累休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平凡之夜 的頭像
平凡之夜

♉幻想♧

平凡之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