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阿火登場那裏隔了很久才接的

 

     「黑子、二號~~~好久不見了~~~」聽到自己的名子,抬頭看見一隻猴子蹲在樹上對著他招手,開心的對他打招呼。

 

     「阿,小金井好久不見了。」黑子也淡淡的說。猴子-小金井跳到地上,然後好奇望著黑子手上抱著的箱子「黑子~今天可以去你家嘛?還有那是甚麼?」。

 

      黑子想了想把箱子放到地上,兩顆毛茸茸的頭突然冒出來,「你好,我是土田、他是降旗。」其中兔子開口對著猴子介紹自己和旁邊的天竺鼠,降旗也開心的道好「你好~我們將住到黑子他的家。」

 

    小金井聽到他們要住到小黑子他家,臉上帶有著同情和一點點的羨慕。「小金井走吧。」二號走到猴子旁邊叫道,土田和降旗互望一眼,然後一齊跑出箱子跟在二號他的後面。黑子把箱子擱到一旁,才跟上他們的腳步。

------黑子家門廊(?

 

    「相田姊、桃井姊我回來了,還有我撿(?)了一隻兔子一隻天竺鼠回來了,會說話的。」黑子待四隻動物進門後才把門關上,「小黑子~~~~」一個快樂的吶喊和跑動聲一齊傳來,一個黃色影子撲向黑子。【零夜:會成功媽?(茶】

 

     只見一隻黃毛犬抱著黑子累流滿面(?),一邊蹭著黑子、一邊哭訴(?)「小黑子,嗚~你不在我好傷心(?)好無聊喔,還有小青峰他們一直欺負我啦~~」,接著一隻爪子把狗從黑子身上把開後丟到一旁,爪子的主人-藍毛獅對著狗怒吼「黃瀨!!你……」。

 

      黑子很平常的看者著眼前一幕,然後打斷藍毛獅的話「黃瀨、青峰我回來了,赤司他們呢?」,青峰恨恨的瞪了黃瀨一眼「喔,他們在大廳等你,我是出來抓”人”的。」,黃瀨縮了縮身子,然後看下黑子腳邊的四隻動物,「阿,小金井你來了,那兩個是……?」對於除了二號外的其他三隻,語氣比起對黑子和二號來的冷淡些。

 

     「阿,他們是黑子撿回來的,叫土田和降旗。」小金井代為回答,當青峰冷冷的眼神掃過,某三隻不由得抖了抖,「我們去大廳吧。」黑子帶頭走了進去。

 

     「黑子你回來了阿。」大廳內一隻貓坐在椅子上推了推眼鏡,手中拿著不知名的玩意兒、一隻豹懶洋洋的趴在沙發上對著黑子搖搖尾巴、某熊還是在默默的吃著它的零食。黑子跟牠們介紹了兩個新來的孩子,以上三隻…呃…是5隻臉上都閃過閃極度不開心的表情。

 

      看在黑子的面上才沒表現出來,而且這兩隻對牠們的爭奪構不上威脅,這是某五隻的想法。而某猴子非常清楚眼前幾隻”兇獸”的想法,因為他也有點類似的想法,不過他可不敢上前跟幾隻”兇獸”搶,這是要命的行為,不過能接近黑子就好了。

 

      黑子突然想到甚麼「……阿,早上木吉哥說的牠們到了吧?在哪裡?」。黑子才問完,五隻動物露出了露骨的厭惡,不過馬上就把那股感覺收了起來。忠犬黃瀨乖乖的回答「牠們在倉房那」。

 

     打開大門,三個獸籠擺在房內,一個裝著一隻老鷹、一個裝著一隻狼、最後一個裝著一隻老虎,其中鷹和狼的籠子擺的最近,2、3公尺的距離而以,然後兩個籠子都距離虎籠10公呎遠。看了一下,鷹和狼在聊天呢!恩,好朋友阿好朋友(甚麼阿!!),想對的那隻老虎到是窩在籠裡好聽一點是閉目養神,難聽一點則是睡懶(?)覺。

 

     黑子一如往常的面無表情的看者這幾隻,最先走向鷹和狼。當鷹和狼發現一個人類突然(?)出現在旁邊時,通通都被嚇了一跳,異口同聲「嗚阿!你是誰?怎麼突然出現在那裡的!」,一旁某幾隻動物不由得在心理感嘆『果然,被嚇到了。』

 

     黑子緩緩的開口跟牠們自我介紹,鷹和狼聽到後也開始自我介紹了「我叫做日向順平、他是伊月俊,我們兩個在之前就認識了……(省略),所以我們以後就跟你一起住了,是嗎?黑子。」,黑子點了點頭然後把籠子打開,接著後面幾隻動物跳向前開始跟日向和伊月打招呼。

【零:你們不要遺忘某虎了啦!(嘆】

 

      「吼~~!吵死了!你們這群傢伙就不能安靜點嗎!」被忽略的某虎,顯然是被牠們吵醒了,看起一整個就很暴躁,額角可以看見明顯的十字路口,惡狠狠的看著那一群一副就是要把牠們全都碎屍萬斷,不過顯然他忘記他還在籠子裡而且還有比牠大隻的獅子與熊。「別忽視老子阿你們」老虎發現除了兩隻嬌小的動物之外,其他幾隻都沒理他繼續聊天。

 

      「……早安阿不對已經不早了應該跟你說晚安」黑子突然出現在老虎籠前對他打招呼,老虎發現一個藍毛的男孩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嚇了一大跳「!!!你誰阿從哪冒出來的?」,黑子因為他吼的很大聲有些頭痛,摟了摟太陽面無情的回答「我叫黑子哲也,我剛剛就站到你這邊來了,然後已經晚上了請不要這麼大聲。」,。

 

      「吼!不要命令我!」老虎吼完被甚麼東西彈中了額頭,頭稍微往後仰了下,定眼看向攻擊自己的人,原來是小黑子拿自己戴在手上的護腕彈向老虎,黑子維持著姿勢淡淡的又帶著些生氣的語氣說到「就說過了不要這麼大聲了,雖然我們是住在離城鎮遠一些的地方,但是會吵到其他動物的。還有剛剛那句不算是命令。」

 

      老虎被攻擊在加上被指責不對不爽了,腦子一熱爪子就這樣揮向了黑子的手臂,回過神來已經來不及了。黑子發現牠的動作馬上就縮回了手,血濺了出來,沒完全躲過打中了黑子的手背血流不止。

<某狼:阿火你慘了=口=!!!!!.......我不是故意讓你傷害小黑的!!!!(應該?)>

 

      旁邊的赤司牠們更走到黑子旁邊沒多久,黑子就被老虎傷了,赤司、紫原、綠間、黃賴、青峰等瞬間就露出殺氣瞪著眼前的老虎,赤司和綠間帶的殺氣瞪了老虎一眼,然後將注意力放到了黑子受傷的手,幫他即時處理;小金井愣了一下雖然不爽這隻老虎,但眼下還是黑子比較重要,然後便趕緊跑了出去找黑子的姐姐她們;降旗和土田愣愣的看著黑子的手一直擁出鮮血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伊月與日向也稍微愣了一下,也幫忙赤司處理了黑子的傷口。

 

      老虎愣了一下看著黑子的手一直擁出鮮血,然後感受到惡狠狠的視線與沉重的殺氣,更加的不知所措,黑子受傷的那刻緊緊的用另一隻手按住傷口。

 

      「黑子∕哲!!!你沒事吧?」兩道女生集集的傳來,聲音中都帶著擔心,黑子此時是坐在地上抬頭看著自己的姐姐們搖搖頭,「我沒事……嘶」傷口突然一個紅髮的人按了一下讓黑子感到更加的痛而發出聲音,赤紅色的髮還有著紅以及金色的異色瞳的男子冷冷對對黑子說道「甚麼沒事,都裂開了多大的傷口說甚麼沒事。敦。」,然後對著紫毛的熊叫道。

 

      敦馬上就不裡那隻老虎轉身將黑子抱起,然後跟著赤髮的男子離開,麗子她們也趕緊跟了上去治療黑子。「真太郎、涼太你們也回來,大輝結束後跟上來」在她們的身影已經消失在眼前後赤司的聲音傳了過來,綠間離開前冷冷的瞪了老虎一眼準備離開,瞄向一旁傻住的幾隻動物有些不屑的說「你們也快出去。」,「那個是小赤司沒錯喔,不用懷疑,我們都能變成人形不用驚訝了,快離開這裡吧。」黃賴看似愉快的說著,但是整著表情都恐步道讓人不願靠近。

 

      旁邊的幾隻動物回過神抖了抖跟上了黃綠兩個顏色(?)離開了,牠們離開後籠前站著是一隻藍毛的獅子他帶著深切的憤怒看著紅毛虎,就好像要不是因為眼前有籠子隔著不然他早就撲上去殺了牠,不,這個籠子他一掌就能毀掉只是看在黑子知道後會生氣,不能讓黑子生氣只好忍下動手的念頭,只是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老虎。

 

      老虎覺得挺委屈又覺得愧疚,愧疚的是傷了那個藍髮的人類,委屈的是那個人類男孩先做出攻擊自己的事,然後自己不開心後下一識傷了他,後來又要受到他們的殺氣洗禮(?),剛想說甚麼卻被突然的一道聲音打住。旁邊傳來一道冷冷的聲音讓青峰不自覺得抖了一下「……青峰君,你先離開吧。」,仔細一看原來二號在自己的身邊正想回說想教訓一下那隻臭老虎,但看見二號的面無表情的臉以及眼睛後導致自己有些冒冷汗了,那眼神中的冷意深不見底,有沉下去後就上不來的感覺,所以抓抓自己的鬃毛看了一下紅虎就離開了。

 

      「呃……我……」老虎剛開口話就因為眼前的哈士奇的眼神而吞了回去,二號則是從坐姿變為站姿,抬頭看的老虎開口「你傷害了我們的主人,你知道嗎?我和剛剛的那五個都很想殺了你,但是……殺了你主人會生氣,所以不能這麼做。」二號走到了鎖下面眼睛還是盯著老虎,老虎一邊聽著二號的話一邊冒著冷汗,看著他不知怎麼做的打開了鎖,推開了門站在他的面前,這次沒有籠子擋在他的前面,所以牠趕到的是更加的壓力山大(?)。

 

       二號靜靜的坐在老虎前面看著他,在老虎覺得過了好幾個世紀的時間後,牠開口了「不能殺了你,那便只能懲罰。」,一步一步的靠近老虎,使老虎想向後縮但沒退幾步便無法退後了,只能看著二號一步一步的逼來,也不敢攻擊他。

 

       此後,這隻老虎看到狗都會覺得異常的害怕,這是後話了暫且不提。此夜就在黑子被麗子與五月治療傷口以及老虎對狗的恐懼的開始之中結束。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平凡之夜 的頭像
平凡之夜

♉幻想♧

平凡之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